Tag:

台北舊友相聚

乍暖還輕冷。風雨晚來方定。庭軒寂寞近清明,殘花中酒,又是去年病。 樓頭畫角風吹醒。入夜重門靜。那堪更被明月,隔牆送過鞦韆影。--張先.《青門引》 各位沒有去錯小弟的手記(cchu.com)網站,只是拿張先的《青門引》來作這次台北旅行的引子最為貼切。首先,這次旅行是襯清明長假期而成行的,雖然不是『庭軒寂寞』,但一定是『近清明』;另外,這次旅程成行前又病倒了,回看去年今日(見《戀戀沖繩》),在沖繩同樣病得瘟瘟沌沌,正中了『又是去年病』。 計劃這次旅程,一半原因是朋友 Winnie 來到遠東旅遊,她的行程包括了兩岸兩地,卻偏偏不來香港,唯有我去台灣聚一聚舊,但兩天行程只給了她一天,所以她只是一半原因。另一半原因是易經班剛好放假,除復活節之外,未來幾個月只有這個空檔,便買了機票來玩。臨行前沒有計劃,到台後因為得了『去年病』,也沒有特別計劃,加上藥力發作,兩天以來都只是極其量『食下瞓下』渡日。 然而,這次台北之旅也有特別之處,就是吃了一餐特別的日本 Omakase及去了中山區花博公園看玫瑰花展。另外,適逢總統府活動,去了島嶼物產市集(就在酒店旁),但卻錯過了總統府音樂會。

帶住媽媽遊東京 — Day 2

第一天的活動當然是逛中華街,吃唐人早餐。我們選擇了逐任計的菜香新館,也是 Joan 的日本朋友推介的一家。

京都之旅 — Day 5

到離開京都的一天,才發覺我們住了數天的地方,原來是京都南蠻寺的遺址,碰巧那天好奇去看看路旁那豪不起眼的石碑,才發現那個地方不平凡的身世,各位有興趣了解南蠻寺的歷史,可以讀一讀小弟的手記。 在京都的最後一天,我們決定到京都北野天滿宮看看。天滿宮是學問之神,但我一早已經脫離了求學求分數的行列,天滿宮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庇佑。只是我和 Joan 第一次來日本時參觀過福岡大宰府天滿宮,聽過飛梅由京都天滿宮飛到福岡太宰府天滿宮的傳說,我便想來到此一遊。碰巧這天是梅花祭,遊人比美年宵花巿,但還是值得,原因是京都天滿宮的梅花很多、很美,不枉此行。 在京都最後一餐是在天滿宮附近的 Zushi Curry Cafe,然後打的返回酒店取行李,再直接去 JR 站。臨起前到臨空城 outlet 作最後血拼,可惜我和  Joan 都不是購物能手,在 しゃぶかつ かつ喜 吃過晚飯便返回關西機場回港。 Taken by Leica M8

快閃新加坡慶生遊

因為 Joan 剛轉新工作,不方便請假,是年的生日旅遊不能安排在我或 Joan 的正日生日,而是提前在生日前的周末。星期六凌晨抵達新加坡樟宜機場,星期一凌晨機返回香港,不多不小,前後剛好閃遊新加坡 48 小時。

神戶遊 - Day 5(岡山)

這天是學術會議的最後一日,圖書館的項目只剩上半天,大會安排我主持了一節討論,我怕周日上午沒人來開會,我特地拉了 Joan 來幫我拍照。午飯到岡山的吾妻壽司吃中飯,這兒最有名的是散壽司,不得不試。

神戶遊 - Day 3(姬路)

早上我要出席學術會議的開幕典禮,Joan 就去三宮 shopping。早飯我們在酒店對面的吉野家解決,飯後我和 Joan 分道揚鑣,各自各精彩。

神戶遊 - Day 1(神戶)

一早抵達大阪關西機場,買了 JR Pass 後,便搭巴士到神戶巿,開始神戶之旅的行程。在神戶三宮下車後,先在地鐵站購買一天通行証,我們入住的酒店 ANA Crowne Plaze 酒店在 JR 新神戶站旁邊。

芍藥

零五年農曆新年買了一盆芍藥回家,順便拿來當攝影習作。

南涌及鹿頸

爸爸媽媽到鹿頸及南涌一遊  

Doris & Erica

2004 年農曆年前後,幫文哥買了部咭片相機 Contax SL300R T*,這幾輯照片替當時鄰坐的同事 Doris 所拍的試機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