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福倫達

秋遊京都 —— Day 2

早上到Komeda’s Coffee 吃早餐,然後步行到鄰近的二条城,途中經過一座廟宇叫神泉苑。午飯在 Taverna il Viale 吃意粉,飯後往三条会商店街逛。晚飯在酒店後巷的二条 富小路 やま岸吃蟹宴。

秋遊京都 —— Day 1

抵達大阪後隨即在關西機場轉乘 JR Haruka 列車到京都,抵達京都時大約下午三時半。 check in 後先在二条站附近留連,在站前一家麵包店買了一客三文治,在京都站閒逛了一會兒便選擇到 ToRaJi 吃燒肉。

復常快閃台北遊

因為 Joan 沒那麼多假期,唯有快閃一處最接近的地方:台北,前後四十八小時。這次旅程主要是『食』為主,吃過甜不辣、大腸麵線、鹽水雞、永和豆漿、劉山東牛肉麵、福州胡椒餅、鮨群、點水樓及豬腳味雪糕。

復常東京遊 — Day 6

在東京最後半日,行程也是豊州巿場,因為要買水果返回香港,當然死心不息要吃壽司大。早上七時抵達壽司大,籌是拿到了,但被安排到 12 時半,因為下午要回港關係,最後也是吃不到。

復常東京遊 — Day 5

也許年紀大,當已經日行萬五步連續走了五日之後,似乎我跟 Joan 都有個共識 —— 『留喺酒店附近玩算嘞 ~』。早前在酒店附近閒逛時,發現一家不起眼的天婦羅店,名叫『天丼てんや』,這店一定要光顧,因為我在將軍澳午飯時經常來這家的香港分店幫襯。日本店跟香港店有何不同?在香港我常叫天婦羅跟冷蕎麥麵(因為有一種情意結),在日本也可以點冷蕎麥麵,但卻是天婦羅飯再加一碟蕎麥麵。回想起來日本的還是正宗一點,顧名明義,『天丼』就是天婦羅飯,香港店可以不跟飯其實不算正宗。 當我在吃早飯時,在手機找到不遠處的『砂町銀座商店街』,屬東京老商店街之一,歷史可以追溯至 上世紀卅年代。優點是沒有太多外來遊客,起碼我來回走兩次都沒聽過廣東話或普通話,也許因為砂町銀座商店街跟任何鐵路站不近。正因如此,它仍然保留著一種戰後舊日本的味道。砂町銀座商店街最適合『掃街』,因為有一半舖頭都是街頭小食,連堂座都欠奉。 晚上來到酒店附近一家『鉄板焼なんじゃもんじゃ』吃鐵板燒,原因是前幾天 Joan 的日本朋友叮囑我們要嚐試一下東京地道的文字燒。本來想到酒店附近另一家小店,誰不知卻遇上公休日,輾轉來到這一家 local小店。店子不大,客人不多,是晚我們包了場,錦糸町的好處是可以感受一下住宅區的寧靜。正因為不是旅遊區,小店竟然沒有中文及英文 menu,勞煩店長雞同鴨講幫我們點菜。也許這兒的小店根本沒預料到會有遊客跑進來。Besides,今晚學懂了什麼是大阪燒、文字燒及廣島燒。 Video : 1 2 3 4 5 Taken by Leica M9P w/ Voigtlander Nokton 50/1.5 [Tendon]

復常東京遊 — Day 4

這天全日都在橫濱,上要看兩處地方,其一是中華街,其二是那個會動的高達。嚴格來說,要看的不是中華街,而是中華街裡的萬珍樓。認識萬珍樓全因為聘珍樓,但更重要的是『萬珍樓』三個字其實是香港人熟悉的 —— 北魏體,而執筆的是港產書法家區建公。

復常東京遊 — Day 2

一如天氣預報所言,是日整天下著大雨。早上到豊州巿場,原來壽司大改了排隊制度變為派籌,一大清早便派完了整天的籌,便到了對面的鮨文。下午繼續轉戰廚具街血拼晚上約了 Joan 的朋友晚飯,當晚也是最大雨的時候。

復常東京遊 — Day 1

大約下午抵達 Moxy 酒店 Check in,在 JR 站前有一家魚巿場名叫『魚寅』,隨便買了兩客刺身及天婦羅作下午茶。要遊覽同在墨田區的晴空塔只有這一天,還要襯日落前趕到塔頂。

帶住媽媽去新加坡 — Day 3

早餐到附近的 Killiney Kopitiam,餐後叫 Grab 到魚尾獅及 Esplanade。約十一時半左右,我們到文東記吃海南雞。回酒店 check out 後便往機場在 Jewel 作最後血拼及參觀。

帶住媽媽去新加坡 — Day 2

疫情下的新加坡遊客稀少,Garden by the Bay 大瀑布『任影唔嬲』,沒有人來阻擋鏡頭。因為不用排隊。及後到中峇魯巿場吃飯,這裡是近期發掘的新浦點。晚上到 Night Safari,遊人一樣稀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