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LA 東京之旅 — Day 2

香港人喜歡日本,因為他們做事很有規律,服從性強,所以感覺上巿容很整潔。然而,從另一個角度看,規律和官僚其實是一對同義詞語,你不難發覺跟日本人在公務上打交道,他們其實官僚得很。日本有許多圖書館也不能拍照,可以在圖書館的外圍攝影,但進閘後則不能拍照。是日上下午兩間圖書館也不能拍照,所以連照相機也懶得帶,真正用相機拍下的只有四幅午餐照片。

早上到訪的是多摩美術大學圖書館,他們只容許協會一名攝影師使用他自己的攝影機拍照,其他人只可以在圖書館範圍以外拍攝。其間有團友交了她的 iPhone 讓攝影師代為拍照,也被館方勒令刪除相片,規舉就是規舉。這一來連累了隨團攝影師奔波勞碌,不停要為幾位館長影東影西。

下午到訪的是国立国會圖書館,只有地下書庫容許攝影,其他地方(尤其是公眾範圍)不能拍照。国立国會圖書館,顧名思義,就是依據美國國會圖書館模式運作的中央圖書館,大樓則參照紐約中央圖書館,採取全閉架藏書,書庫向地下發展。

晚上獨自在新宿閒逛,在思い出橫丁先吃了些串燒,再到麵屋武藏吃拉麵。

 

WL1005327a
WL1005327b
WL1005327c
WL1005327d
WL1005328
WL1005330
WL1005331
WL1005339
WMG 1932
WMG 1935
WMG 1940
WMG 1944
WMG 1951
WMG 1952
WMG 1954
WMG 1960

Taken by Leica M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