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1

倫敦遊記 – Day 6

在旅館街頭有一家小 cafe,名叫 Over Under。我們來到倫敦已經第六天,每天出入都會經過這家小店。這家店的營業時間很短,下午四點半已經打烊,大節日也會休店,一副『唔憂做』的樣子,難道這家小店會臥虎藏龍不成?餐牌上除了咖啡外,只有幾樣沙律、多士及三文治,我們各自點了咖啡、茶、多士及三文治,食物美味之餘也很有特色,果然沒有選錯。

為了遷就白金漢宮衛兵交接日子(不是天天都有),特地安排了這天去看。交接時間是早上十一時,我和 Joan 都是早起的人,所以早了約一個半小時來覇位。然而,皇宮圍欄外的位置卻一早已經站滿了人,我們唯有選擇了面向正門外的位置守候。如是者,站了約兩小時才看到衛兵操過,前後總計看不到十分鐘。

離開白金漢宮時,原本打算去唐人街飲茶,但看到白金漢宮商店的指示牌,心想不如先去買手信。後來才發現這家商店在 Queen’s Gallery 裡頭,而 Queen’s Gallery 正在展覽威尼斯油畫大師 Canaletto 的作品。Canaletto 我懂,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看過他一幅作品,但 Queen’s Gallery 的館藏起碼有三四十幅作品,如是者,我倆便留了在 Queen’s Gallery 兩個小時(我們的行程真隨意)。

離開 Queen’s Gallery 時已經是下午茶時段,我提議搭的士去唐人街 late lunch,因為在倫敦總要搭一次的士。我堅持要去唐人街飲茶,不是因為離開了香港六天而思鄉,只是剛巧翁靜晶在面書發文說倫敦唐人街五月花酒樓的點心比香港還要好,我便專程去試一試。果然名不虛傳,有說好的點心師傅一早已經移了民到英國來,看來此言非虛。

 

« 1 of 3 »

taken by Leica M9P with Summicron 35/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